·漳州人才网——漳州人才与企业的信息交流平台,专业的漳州人才招聘网门户。
我要收藏漳州人才网
首页 > 出国留学 > 金钱不能代替责任 海归找寻精神归宿

金钱不能代替责任 海归找寻精神归宿

添加时间:2008-08-30 22:58:27 点击数:2122

在这个海归已经不再时髦的时代,他们,作为早期的海归代言人,却正在创造着巨大的社会财富,并且为那一代的海归寻找一个自己的精神归宿。

俞孔坚:一个设计师要讲良心

他叫俞孔坚,哈佛大学博士、北京大学教授,京城著名的景观设计师。不久前在中国城市高峰论坛上大胆放言:“央视新大楼用十分之一的钱就能造出来。”放牛娃-哈佛博士-中关村夫妻店1980年,17岁的俞孔坚考上北京林业学院,是那个小村庄第一位大学生。

1993年,他拿到了哈佛大学的全额奖学金,两年后成为了中国第一个拿到哈佛景观设计学博士的人,并且进入最著名的设计公司SWA公司任职,拿着让美国人都羡慕的高薪。此时,把家人都已经接到美国的生活。

1997年,俞孔坚回国,到北大任教,学校非常重视,他也踌躇满志,准备成立一个景观规划中心。因为经费不足,也决心下海挣钱。

时逢中关村创办出国留学人员创业园。俞孔坚迅速通过了资格认定,成了入园的第一批归国人员。他为自己的企业起名为“土人景观设计研究所”。由于国家没有政策允许教授去办企业,没有法人资格的俞孔坚只好把自己妻子请回国,担任董事长,自己当首席设计师。

这几乎可以称作真正的夫妻店。整个公司只有3个人,20平米的房子里边除了几张桌子,空无一物。提起当初创业的艰辛,俞孔坚同样地语气平和,嘴角挂笑,似乎曾经的挫折于他而言,只是为了让他在品味成功时更有滋味。

7年的时间过去了,土人景观设计研究所已经拥有200名员工,并且已经在国内小有名气。中关村西区,奥运村以及张家界等著名规划工程中,他们的作品都起到重要作用。

与“土”为伍批判高楼大厦1980年,俞孔坚考上大学离家之前,母亲包了一包家乡土,让他带在身上,说远在他乡,带着家乡的土就不会“水土不服”。这包家乡土跟随俞孔坚读完大学,读完硕士,漂洋过海,留学美国。直到如今,还带在身上,他最喜欢自称“土人”。

也就是从这包土中,俞孔坚看到了祖国文化的源远流长。他给景观规划下了一个定义,就是协调人与土地的关系。在他眼中,高楼大厦,恢弘的广场是封建长官炫耀的道具,是与建筑的本质相背离的。一些在别人看来土得掉渣的东西,都会成为他刻意经营的对象。

他说,做为一个设计师也一定要讲良心,不能为了钱放弃自己的原则,去制造一些景观垃圾。

8年来,他高扛“反对城市美化运动”的大旗,大肆批判城市建设的“暴发户心态”、“小农意识”,甚至断言,我们的秀美山川正经历着五千年来最为严重的破坏。而这种批判在2004年达到了顶点:今年5月,在加拿大召开的第40届国际景观设计师联盟(IFLA)世界大会上,他发表演讲,告诫西方景观设计师和建筑师“不要用你们的景观垃圾来填塞处在景观饥饿中的中国大地”。

7月,在学术界,他又公开向中国古典园林发起挑战,认为“小桥流水”早已过时,引发了一场大争论;近日,他炮轰央视新大楼造价昂贵、劳民伤财的言论更是语惊四座。

任允苓:美容业也有社会责任

她穿着鲜艳的桃红色高级套装,头上的大波浪飘扬在风中,散发出顶级香水的味道,这位看起来不到40岁的时髦女子,今年53岁。

她叫任允苓,中国国际健康美容行业发展联合会执行会长,是中国美容业最早的“海归”。她的手术刀曾造就数以万计的人造美女,林青霞、巩俐等大明星曾是她的常客,全国许多知名美容院的负责人或骨干都曾是她的学生,她也因此获得内地“美容业教母”的别号。“名门逆女”

日本痴心学美容健谈的任允苓接受采访时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我的观念一向很超前,从小就很叛逆,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善于挑战自我。我也算出身名门,12岁打网球进北京专业队,1981年在河北医科大学读中医期间,曾到广州做第一单生意,我在当地进了一批布料,包了一节火车皮运到北京西单商场销售,挣了十几万元。”

因为过于能干泼辣,任允苓34岁才结婚,很快便有了孩子,不久又离了婚。“那是1985年,我刚离婚,很想换个环境。当时郑明明在北京开办美容培训班,我进去 学了两个月,成为最优秀的学员,后来她又邀请我到香港深造。不久,我听说亚洲美容教育最发达的要数日本,当时我妹妹已经到日本留学,而我一句日语也不会,我毅然去了日本投奔妹妹。”

“在日本生活一开始特别艰难。当时日本美容业最负盛名的是伊发美容学院,但自创办以来,从没有收过一个日本人以外的亚洲人,我决定要尽最大努力到这所学校进修。经过许多次碰壁,学院的顶级理容师月乃贵子终于答应接受我,学费是150万日元。”

“旁听一段时间后,因为成绩特别优秀,我转为正式学生,经过两年严格训练,系统学习了医学整形、形象设计等课程,我以优异成绩毕业,成为该校有史以来第一位非日本籍的亚洲学生。”

日进万元金盆洗手1994年,任允苓回到国内,在北京开了一家叫“梦境”的美容院,很快成为美容业中的翘楚。“那几年我挣了很多钱,有时候日进账上十万元,有一天我接连做7例隆胸手术,每例收费都在1.2万元以上。”

又当老板又当美容师的日子让她身心疲惫,“两年后我决定见好就收,到香港一家著名美容院里当首席美容师。林青霞等许多大明星都曾是我的常客。

1998年我回北京,在一些高档美容院里当美容师和经理人。”

几番思索,任允苓决心从一线美容师的岗位上退下来,从事美容业公益事业,推动整个行业健康发展。她曾多次担任中国美容师全能大赛总裁判长。“中国·国际健康美容行业发展联合会”,经民政部批准。本月23日,她负责的中国国际健康美容行业发展联合会发起的“中国健康美容行业信誉联盟”全国各地美容行业的数百家美容院及向社会承诺:挚诚守信、精诚服务、扬优抑劣、规范经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