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漳州人才网——漳州人才与企业的信息交流平台,专业的漳州人才招聘网门户。
我要收藏漳州人才网
首页 > 出国留学 > 老外老公和我的中国儿子

老外老公和我的中国儿子

添加时间:2008-08-30 22:59:23 点击数:2885

星星生活 薇尘

采访对象:Kelly Xiao 性别:女

个人档案:2002年登陆多伦多,来自北京,原为外企职员,现为家庭主妇。

采访时间:2004年10月29日



现在,多伦多的华人是越来越多了,有的时候走在街上,我会有一瞬间的错觉自己是置身在中国。华文报纸、电视、广播、论坛、网站也是应有尽有,很多华人如我都生活在一个比较宽泛的华人圈子里,想结识同胞朋友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。但是,对于Kelly,这却是个难题。



Kelly是在中国嫁给了她的老外老公,这是个加拿大本地人,然后申请家庭团聚来到了多伦多这个婆家,带着她和前夫的儿子,一个13岁的中国男孩。过来以后,她就自觉不情愿地完全融入了西人社会,因为老外老公带给她的新天地里没有中国的味道。我的专栏、我的电话,居然还是她在中国的弟弟告诉她的。听上去挺滑稽的是吗?不过因此也让我小小得意了一下,原来祖国亲人们也有读我写的故事呀,呵呵。



她在电话里说,我要和你好好聊聊,要说说中国话,我都快憋坏了。她的迫切我是难以理解的,心里在纳闷,找个中国人说说中国话,有这么难吗?



虽然已经年近40岁了,但她保养很好,看上去要年轻好多。那天我们聊了很多,她真是好像得到大赦一般话如泉涌。一开始没有什么主题,但是说着说着,话题就集中到了一点上——她的老外老公和她的中国儿子。能看得出来,这个问题对于她,比不能好好说中国话还要难过不知道多少倍。在她的讲述里,我想象着那个少年,她的今年15岁的儿子,那个崇拜李小龙的中学生,到了这里却很快变成了个半自闭者,以此来对抗老外继父的“训话”。两种文化的冲突,岂是一个少年所能承受得了的?唉,为他叹一口气。



说起我儿子,其实他真是挺可怜的。他7岁的时候,我和他爸爸离了婚,他跟着我从宽敞明亮的楼房里搬到了破败的老房子里,生活第1次彻底改变了。熬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,后来我辞了公职到外企工作,收入高了,也搬到了公寓里,他才在同学那里抬起了头。本来他在国内呆得好好的,蛮可以一步一步好好地走,上高中、读大学,应该都很顺利,他是个聪明、好学的孩子。可是,我却偏偏又把他带出了国,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他的自尊和自信被一点一点地在磨去。我心如刀绞,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帮他,我无能为力。



也许我真的不应该带他出国,也许我不应该给他一个老外继父。但是,我和他的老外继父是有真感情的,当初我们在一起也是冲破了很多阻碍,难道我能不珍惜吗?



我和现在的老公认识是因为一个外国同事,他们是朋友。我这个同事很喜欢中国,经常和他的朋友谈中国,所以他的很多朋友就也想到中国看看。我老公就是其中的一个。2000年圣诞节,他来到北京。那个时候,我在公司里混得不错,在老外同事中人缘也不错。那个同事就请我和他一起去机场接他的朋友,也就是我老公。他是个45岁的中年人,个子很高,不像我同事那么健谈和活跃。



他在北京那几天,我们又见了几面。记得第2次见面,我礼貌性地问他对中国印象如何,其实老外一般也都挺会说场面话的,遇到这种问题一般都会说很好,不错什么的。没想到他的回答却是不好,说得很干脆。我听了就有点不高兴,咱自己的地方自己挑毛病可以,可别人有意见就听不得了。我问他哪里不好,他就说有些地方很脏,有些人很不文明等等,我就说,纽约有的街道还很脏呢,你能保证你们加拿大所有的地方都很干净?他看着我,很认真地说,是的,我能保证。后来我就懒得和他说话了,那天本来说好要一起出去吃饭的,我也找了个借口推掉了。后面的几次见面,都是纯属帮同事的忙。因为他毕竟对北京也不是很熟悉,就请我带他们去看一些历史古迹,因为我还可以给他们讲解一些东西。其实我同事也请了另外2个中国同事帮忙的,不止我一个,主要是他们的日晨安排比较满,1、2个友情“导游”也忙不过来。



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很少和他说话。我同事慢慢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就问我为什么。我就说,我不喜欢和不喜欢中国的人多说什么。我知道同事一定会去告诉他的,但是我心想,你说话直接,我也不用给你面子而转弯抹角。下1次再见他,他当着我同事的面主动跟我说,我说中国不好,并不是说所有地方都不好,所有的人都不文明,你就是很好的一个中国人。我同事在旁边说,对不起,他这个人是比较挑剔的,但是没有恶意。我笑了笑,觉得自己也挺好笑的,没有必要和一个不相干的老外较真。



他离开北京之前,送了我一个有枫叶图案的音乐盒,倒是很精致的,但是我随手就放到了抽屉里。说到底,还是对他有点耿耿于怀,也连带上了他的国家。



2001年5月,我去美国总公司接受培训。刚到的第3天接到了一个电话,原来是他打来的。那个时候我都快记不起他长什么样子了。他说,他的朋友也就是我的同事告诉他我来美国了,他会到美国来看我。我说不用了,不过心里想这肯定是他的客套话。我忘了他是不会说客套话的人了,因为几天后他果然自己开车过来了。那是我第1次出国,还是有些不适应的,所以见到认识的人还是很开心的。换了一种心情和他相处,才发现他其实是个挺不错的人,虽然有时过于认真。我在美国受训4个月,他每个周末都来看我,带我出去玩玩看看,他的知识面很广,我开始有点佩服他了。慢慢的,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了,到我要回国的时候,已经是很难舍难分了。



我回国后,他写信给我,向我求婚。我真的觉得挺开心的,不过我征求了家里人的意见,结果是全票反对。他就一封一封信的发过来,说他很爱我,希望我好好考虑一下,不要放弃。最后,我还是顶着压力答应了。当我跟儿子说我要嫁给一个老外时,他一开始也是挺不高兴的,我就给他灌输出国的好处,比如读书压力没那么大等等,他毕竟还是个孩子,抵挡不了这些“诱惑”,就也不再坚持反对了。其实,现在想想,我真是很自私的,当初没有真正地替儿子好好考虑。



半年后,我和儿子拿到了签证。要出国了,儿子的同学们还是很羡慕的,这一点也满足了以下他的虚荣心,所以我们出发的时候,他还是挺开心挺憧憬的。



结果刚下飞机,儿子就被老公来了个下马威。我老公是一家公司的老板,公司规模不算大,但是他做老板做惯了,可能就比较喜欢教训人。那天在机场,他和我儿子第一次见面,我们拥抱之后,他看着旁边有点不知所措的儿子,自我介绍说,我叫Steven,很高兴认识你。他说的当然是英语了,儿子看看我,其实这句话他是听得懂的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继父的问好。我说你忘了我教给你怎么说了吗?他腼腆地低下头,小声用英语说,很高兴认识你,Steven。No,no,no,Steven摇着头,很认真地纠正道,你的发言不好,应该是这样的……然后对儿子说,你再说一遍。我看着儿子涨红了脸,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这么在公共场合教训过,可想而知自尊心是很难接受的。我不忍心,就打圆场说,回家再练吧。说了两遍,这个老外老公才算饶过了我的儿子。我想,从那一刻起,儿子就不喜欢这个老外继父。



在这里,老公的环境里没有1个中国人,他也不喜欢我和儿子和中国人交往。他的理由是,既然这不是中国,就应该完全投入到他们本地人的圈子里。说实话,一开始我也觉得这是对的,认为这样对儿子也是好的。所以一开始他对儿子的生活各方面指指点点,大加教育,我也没有说什么,虽然觉得他说话的方式太生硬。比如他教育儿子怎样遵守就餐礼仪,就是当着一大桌子亲朋好友的面,而不是个别教导。那次是我们到多伦多后第1次请人来家里吃饭,可能之前一直是我们3个人吃,Steven也没发现儿子有什么问题。那1次在饭桌上,7、8个人围坐着,一个男孩端着一杯饮料站起来对我儿子说,欢迎你来多伦多。儿子大概没想到会有人专门对自己说欢迎,就有点发愣,我在旁边小声提醒着,他才慌慌地站起来,和那个男孩碰了碰杯子,却说不出什么。那个男孩大概是为了表示自己的热情,又接着问,你还好吗?儿子越来越紧张了,大概是怕他会问出什么听不懂的问题,只能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作答。这个时候我就盼着这个男孩别再说了,没想到Steven却冲着儿子不高兴 地说,别人说欢迎的时候,你应该说谢谢。儿子看了他一眼,点点头,他却不肯罢休,继续说,那你现在就应该说谢谢,不要只是点头。儿子的脸又红了,耳朵也红了。好在这个时候有人叉开了话题。开始吃饭了,一个朋友把一盘菜传给我,我给儿子夹了些,随手把盘子再传给他,儿子却摇摇头不肯接,我只好越过他把盘子传给他旁边的人。又被Steven看到了,他大声地说,菜可以不要,但要接过盘子往下传,而且一定要说,不了,谢谢。他的这番话,儿子肯定没听懂,但是看脸色也知道是继父又在教训自己,他再一次看看我,眼泪在眼睛里打转。我握住他的手,用中文说,对不起,是妈妈不对,没有提前给你说这些规矩。那一顿,我们母子都没有吃几口饭。



以后像这样的教训场面越来越多了,我终于不能再沉默了。有1次我对着Steven发了脾气,我说,儿子还小,你就不能换个口气换个方式好好跟他说?他却不以为然,瞪大眼睛说,我这是为了他好,我不想他出丑。



其实我也知道Steven没有恶意,但是他不知道在中国长大的孩子自尊心特别强,也不懂得自我解嘲,所以儿子越来越消极、抵触,话也越来越少,看到Steven就想远远躲开。可是Steven看到他这样就更是生气,就越发地想教训他。我想他一定在心里说,这孩子太不文明了。我又想起了他当年说很多中国人不文明时的表情。



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抛开这一点,Steven对我们母子还是很好的,他不像有的老外那样在经济上很计较,他还是很舍得为我们花钱的,他给儿子买的东西全是名牌。他对我也很好,从来没发过脾气。他也很恋家,除了必要的应酬,他晚上都很少出门,陪着我看电视、聊天。如果没有他给儿子的烦恼,其实他是个很好的老公和继父。

但是儿子的成长却让我越来越忧虑了,他几乎成了一个自闭的孩子。我弟弟曾提出接他回中国,但是我不知道这对儿子是不是更不好,他会不会觉得妈妈不要他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