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漳州人才网——漳州人才与企业的信息交流平台,专业的漳州人才招聘网门户。
我要收藏漳州人才网
首页 > 出国留学 > 我和由美子的“淑女之交”

我和由美子的“淑女之交”

添加时间:2008-08-30 20:47:55 点击数:724

我毕业后进入贸易公司工作,上班第一天,我就发现,这里只有我一个中国人。当然,我刚面试的时候也预见过,人在日本,进入一家日本公司,能够遇到同胞毕竟是少数情况。总之,与留学时期身边总有同胞同学不同,我进入了一处需要我“孤军奋战”的天地。

  我很快找到了同盟军——她不是同胞,是一个日本女子,叫由美,28岁,中等姿色,低眉顺眼,看着就是一脸的柔和。我说她是同盟军,是我进公司以后进一步发现,我所在的国际贸易科只有我和由美两个女人。

  那天起我们两个就一起吃午饭,话题从衣服到化妆品。外带哪个电视剧有趣,哪个帅哥尚未结婚。在一个只有日本人的公司,交了由美子这样一个女友,我心中是快乐温暖的,我很快便拿我们交女友时那样的热情去接待或者说要求她了。这种热情是我们从小就习惯了的,要好的女生勾肩搭背地同路上学放学,并且没完没了地窃窃私语。可是我错了。

  一天晚上,我给由美子打电话,无他,我感觉寂寞,需要倾诉些什么,需要好友陪伴着说话。可是由美子显然有些吃惊,没想到我会给她打电话。她很冷淡,问我有什么事,我心里很窘,似乎做了很不合时宜的事,只得尴尬地说:“我问问明天天气怎么样?你看没看预报?我明早想洗衣服。”她说她没看,我匆匆挂断。

  如果只是偶尔一次的冷淡,我还可以认为是由美子家里来了客人或正在忙碌。可是接下来好几次我都发现,她虽然在午休时候与我亲密笑谈,但是在下班以后,她就像不承认有这一份友谊一样,我约她一起看电影、吃饭,她都推说没时间。我好生没趣。虽说离了友谊我也能活,可明摆着一个科里两个挺要好的女子,白天闺中密友,下班形同路人,这让人对自己也怀疑起来,不知道是她有病还是我有病。

  是可忍孰不可忍,在午饭桌上,我盯着她问,由美子小姐,为什么下班后就不理我的?我实在疑惑,请明示。由美子小姐挺不好意思地讪笑着,先说没有这回事,后来终于“良心发现”,告诉我,她习惯这种交友方式——尊重个人隐私,下班各自寻节目。她的论调倒也新鲜,说是本来上班就是看着这些脸,下班就换点别的内容吧。她说日本就是这样的,非常非常尊重个人的私生活,连打探都是不礼貌的——那天由美子侃侃而谈,有点推心置腹的样子。她说,你想想看,如果私下里太要好,个人隐私全都互相知晓,这人与人又总要有摩擦的,哪天谁不高兴了,跑到公司一说,多么无聊难堪。

  由美子的一番教导让我似懂非懂,基本上感悟出的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。我们继续上班和睦相处,下班各自回窝。我习惯了淑女之交有距离,但也隐隐有些寂寞。日本人就是这样交往的呀,我告诫自己,渐渐竟也习惯了晚上独自看电视傻笑,或者到健身房的泳池游几圈。

  那天我游泳回来打开电视机傻乐,电话响了,竟是由美子打来的——电话号码倒是各自有着,科里大家的电话都写在公司发的紧急情况联络图上。

  由美子拖着哭腔说,焉知,你能出来陪我吗?现在很晚了,可是我不行了。她在电话里哭起来。我当然说,行。

  这在国内实在是友谊最平常不过的表现——两个女人,彼此需要耳朵,晚上约出来瞎聊,哭一场笑一场日子就继续过。然而在由美子与我一年多的友情里,却是开天辟地第一回。

  在“居酒屋”里,由美子喝着柠檬汁烧酒眼泪汪汪,说她被男友甩了。她说她5年来跟了一个已婚男人,说好了离婚可男人总是上床前说离下了床说考虑,由美子就这样蹉跎着年华。也许因为喝了酒由美子比平时饶舌得多,有了点喋喋不休的架势,絮絮地说他们如何结识,如何走到了一起,如何躲人耳目地进出情人旅馆,如何为他流产过一次,如何期待,如何哀怨……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冷酷,总之我看着流泪诉说的由美子,既为她难过,也感到一种喜悦。她像是我在国内的亲密女友,还有我在日本的留学时期的同乡姐妹,在受伤的时候哭着,诉说着。女人在需要倾诉时面对女友,全都一个样,基本上自说自话,途中突然担心对方没听懂。由美子也是这样,不同的只是她说日语。

  那天晚上半夜我将她送回家,第二天她打电话到公司,让我替她请假说感冒,又低声告诉我,是醉酒头痛。第三天,她来了,有一些神采飞扬。中午吃饭,我还怕她想起那天晚上会不好意思,故意一字不提。由美子却说,今天晚上,有空吗?我们吃饭去。由美子成了我的好朋友,可以倾诉的,信赖的朋友。这是我在日本的淑女之交。 & nbsp;